当前位置:首页 > 了凡四训讲记

了凡四训讲解翻译

发布时间:2019-01-14 11:05:41      编辑:姚于倩    阅读次数:

了凡四训讲解翻译

第一篇 立命之学

一、一切都是命半点不由人

我童年时父亲就去世了,母亲要我放弃学业(科举),改学医,她认为学医可以养活生命,也可以救济别人。并且学术有成,也可偿父亲的心愿。

後来我在慈云寺,碰到位老人,一脸长须,相貌非凡,看起来飘然若仙风道骨,我就恭敬向他作礼。这位老人向我说:「你有作官的命,明年就可进学,为何不读书呢?」我就把原因告诉他。并请问老人姓名,那里人,家住何处。

老人说:「姓孔。云南人。得有『邵子皇极数』正传,命该传你。」於是我就接引孔老人回家里暂住,并将情形告诉了母亲。母亲要我好好的招待他老人家,并屡次试验老人的命学理数,竟然不管巨细都非常灵验准确。因此我就动了读书的念头,并由表兄介绍在郁海谷先生馆下拜学。

孔先生替我推算我注定的数说:「你做童生时,县考应考得第十四名;府考应考得第七十一名,提学考应考得第九名。」到明年,果然三处考试,名数完全相符。孔先生又替我推算终身的吉凶。他说:「那一年考取第几名,那一年应当选为四川省一个县的知县,在任上三年半,便该辞职回乡。到五十三岁那年八月十四日丑时,应寿终正寝,可惜没儿子。」我将这些话一一记录,并谨慎记住。

从此以後,凡是碰到考试,所考名次先後,都不出孔先生的推算所料。惟独算我的廪米,领到九十一石五斗,方才出贡。那知我吃到七十一石米时,学台〔相当於教育厅长〕就批准我补了贡生。因此我就怀疑孔先生推算的,有些不灵了。没想到後来果然被学台驳掉,不准我补贡生。

直到丁卯年,殷秋溟宗师看到我在考场中的备选试卷。慨叹道:「这本卷子所做的五篇策,竟如同上给皇帝的奏摺一样。像这样有大学问的读书人,怎可让他埋没到老呢?」并吩咐县官替我呈文,正式升补贡职。经过几翻波折後,总计所领之廪米,又确是九十一石五斗。

从此我更相信:「升官发财、迟速有时、富贵在天、生死有命。」就对人生一切都淡然无求了!

二、命由己作相由心生

当贡生後,按规定到北京国子监读书。在京城一年中,终日静坐,不阅文字。後回南京国子监读书。未进国子监前,先到栖霞山拜访云谷会禅师。与禅师对坐一室,三日三夜,连眼睛都没闭上。

云谷禅师就问我说:「凡人所以不能成圣成贤,都因为被杂念及欲望所缠。你静坐三天,不曾见你起一妄念,以何缘故呢?」我回答说:「我的命被孔先生算定了,荣辱生死,皆有定数,怎么想也不能改变,所以就老实不想了!」

云谷禅师笑说:「我原以为你是个了不得的豪杰,那里知道,你只是个凡夫俗子!」我问禅师此话怎解。云谷禅师说:「一个平常人,不能没有胡思乱想的那颗意识心;既有这颗一刻不停的妄心在,那就要被阴阳束缚了;既被阴阳气数束缚,怎可说没数呢?虽说数一定有,但只有平常人,才会被数所束缚。若是一个极善的人,数就拘他不住。因为极善的人,尽管本来数里注定吃苦;但他做了极大的善事,这大善事的力量,就可以使苦变成乐,贫贱短命,变成富贵长寿。而极恶的人,数也拘他不住。因为极恶的人,尽管本来数里注定要享福;但他若做了极大的恶事,这大恶事的力量,就可以使福变成祸,富贵长寿,变成贫贱短命。你二十年来,都被孔先生算定了,不曾把数转动分毫,反被数把你拘住了。一个人被数拘住,就是凡夫。这样看来,你不是凡夫,是什么呢?」

我问云谷禅师说:「照你说来,究竟一个人的命运,能改变得吗?」

云谷禅师说:「『命由己作,相由心生,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』。佛学经典里说:『求富贵就得富贵,求儿女就得儿女,求长寿就得长寿。』这都不是乱讲的。『说谎』是佛家大戒,佛菩萨怎会说假话来欺骗大众呢?」

我听了之後,心中还不明白,又进一步问:「孟子说过,凡是求起来就可得到的,这是说在我心里可以做得到的事情。若不在我心里的事,那怎能一定求得到呢?譬如说道德仁义,那全是在我心里的,我立志要做一个有道德仁义的人,自然我就成为一个有道德仁义的人,这是可以尽我之力去求的。若是功名富贵,那不是在心里头的,是在身外的。要别人肯给,我才可得。若别人不给,我怎样可求得呢?」

云谷禅师说:「孟子的话说得不错,只是你未能深入去了解。」。六祖慧能大师曾说:『一切福田,不离方寸;从心而觅,感无不通。』人只要从内心自求,力行仁义道德,自然就能够赢得他人的敬重。因为有仁义道德的人,大家一定会喜欢他,敬重他的。所以功名富贵,不必去求,旁人自然就给他了。为人若不反躬自省,从心而求,而只好高骛远,祈求身外的名利,则用尽心机,也只会内外皆空。」

三、天作孽犹可违

云谷禅师又问:「孔公算你的终身命运如何?」我就从实详述了过往的经历。禅师说:「你认为自己应该得功名?应该有儿子吗?」

我查察过去所为想了很久才说:「我不该得科第,也不该有儿子。因为科第中人,大多有福相,而我相薄福薄,又未能积德以造福,加以不耐烦重,度量狭窄,纵情任性,轻言妄谈,自尊自大……,这些都是无福之相,怎么当得了官!」

俗语说:「地秽多生物,水清常无鱼。」我好洁成癖,就变成一个不近人情的人了,这是无子一因。脾气暴躁,缺乏养育万物之和气,这是无子二因。仁爱是化育之本,刻薄是不育之因,我只爱惜自己名节,不能舍己为人,这是无子的三因。其他还有多话耗气,好酒损精,好彻夜长座不看养护元气等……,都是无子之因。

云谷禅师听了说:「岂但只有科第不应得,恐怕不应得的事情,还多哩!世界上的人,是享千金财富,或享百金财富,或者应该饿死,是取决於各人心性业力所造成。明白的人,都晓得这是个人的努力及境遇不同所致,可是糊涂的人,就都推到命上去了,说是命里头注定的了。其实啊,上天只不过是顺水推舟,推我们一把罢了。譬如,善的人自己能够积德,天就会像正在生长的东西那样,下些雨露去滋润他,帮助他得到应该得的福报。恶的人自己尽管造孽,天也不过像要倒的东西那样,降些风雨去吹倒他,让他得到应该得的祸罢了。传宗接代的事也一样,但凭各人积德之厚薄。有百世功德之人,必有百世子孙可传;有十世功德者,必有十世子孙以护;只有两、三世功德者,也有两、三世子孙以保;而那些绝嗣者,那是他的功德极薄之故,恐怕罪孽还积得不少哩!」

云谷禅师接下去说:「不过,既然你能说到自己种种的短处,就表示你已经晓得自己的不是了。将不发科甲与没儿的原因尽量改掉,化吝啬成施舍,化偏激为和平,化虚伪成虔诚,浮躁改成沉著,骄傲改成谦虚,懒败改为勤奋,残忍化为仁慈,刻薄改为宽容,珍惜自己,与人为善。从前的一切一切,譬如昨日己经死了;以後的一切一切,譬如今天刚刚出生;能做到这样,就是你重新再生了一个义理的身命了。

血肉物质之身,尚且有一定的数;而道德的生命那有不能感动上天的道理。太甲篇说:「天降给你的孽,或者可以避开;而自己作了孽,就要受报应,不能愉快心安地生活了。」诗经也说:「人应常常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,合不合天道。求祸求福,全在自己。」孔先生算你,不得科第,没儿继後,虽是上天注定,但还可改变。只要扩充德行,广积阴德,这是自己所做的福﹙旁人不能夺走﹚,怎么能不会享得呢?易经一书。专谈趋吉避凶的道理,若说命运不能改变,则吉又如何取?凶又如何避?易经第一章就说:「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。」福及子孙,你相信吗?」

四、持念咒语感应开智慧

从此我猛然顿悟,拜领受教。将往日一切大小过失在佛前表白忏悔。先求登科第,还誓作三千善事,以报天地祖宗养育之恩。云谷禅师并指点我,将每日所行的一切善事恶事,记在功过簿上,就是极小的善事恶事,也必要记上,如有过失,则须功过相抵。并教我持念「准提咒」,加上佛菩萨的力量,以期有所应验。禅师又说:「画符咒的专家曾说:『一个人若画符不如法,会被鬼神笑的。』,画符有一种秘密的方法传下来,只是不动念头罢了。当执笔画符时,不但不可有不正的念头,就是正当的念头,也要一齐放下。把心打扫得清清净净,没有一些杂念,有了一些念头,心就不清净了。到了念头不动,用笔在纸上点一点,这一点就叫『混沌开基』。﹙因为完全的一道符,都是从这一点开始画起,所以这一点是符的根基。﹚从一点起直到画完,没有一点别的念头,那末这道符,就很灵验了。不但画符不可夹杂念头,凡是祷告上天,或求改变命运,都要从没有妄念上用功夫。」

孟子讲立命之道说:「短命同长寿没有分别」,乍听之下觉奇怪;因为短命长寿相反,且完全不同,怎说是一样呢?要晓得一个『妄念』完全没有时,譬如小孩在胞胎里时,那晓得短命长寿的分别呢?」〔等出胞胎,渐有知识,有了分别的心;此时前生所做的善业恶业,都要受报应了,那就有短命长寿的分别了。〕进一步而言,丰歉、贫富、贵贱、穷通……等也只是心存欲念後才起分别,正因为世人心存妄念,不敢面对现实,不能以静心处理顺境,以善心安於逆境,因此生死就变成严重的二面。一切吉凶祸福,毁誉是非,穷通贵贱,也就困扰著世人,而弄得心神不宁,永无宁日。孟子所说:『修身以俟之』这句话,是说自己要时时刻刻修养德行,勿造一点过失罪恶。若是命能改变与不能改变,那是积德求天的事。说到修字,那身上有一些些过失罪恶,都应像治病一样,把过失罪恶要完全去掉。说到俟,要等到修的功夫深了,命返然会变好。不可以有一丝一毫非份之想,也不可让心里念头乱起乱灭,都要完全把它斩掉断绝;能做到这种地步,己经直到先天不动念头的境界了;到这种功夫,那便是世间受用的真正学问。

禅师接著说:「你现在还不能做到『不动心』的境地。你倘能念『准提咒』,不必用心记或数遍数,一直念下去,不要间断;念到极熟时,自然会口里在念,自己不觉在念,这叫持中不持;在不念时,心里不觉的仍在念,这叫不持中持。念到这样,就我、咒、念打成一片,自然不会有杂念进来;那末念的咒,也没有不灵验了。」

五、贤达之人能安命

我起初的号叫学海,但从那一天起改号叫了凡;因为我明白立命之道,不愿再同凡夫一样也。从此以後,就整天小心谨慎,自己也觉得与前大不相同。从前尽是糊涂随便,无拘无束;到了现在,自然有种小心谨慎和战兢戒惧的景象。虽在暗室无人处,也常恐怕得罪天地鬼神。碰到讨厌和毁谤我的,也能安然接受,不与他人计较争论了。

到了第二年参加考试,孔先生算定得第三名,却考取了第一名,孔老人的预言开始失灵了。到了秋期举人考试,也出乎孔先生的推算,而考中了。然而冷静检讨,还是感觉修养勉强,譬如行善而不彻底,救人而心存疑虑,或身行善而口不择言,或平时操持守节,而醉後放荡不拘,将功抵过形同虚度,因此己已年发愿,到了己卯年,历时十多年,才行毕三千善事。隔年回乡後,即到佛堂回向。并再发求子之愿,许下再行三千善事,以赎此生之过。至辛巳年(仅经过一年),就生了你,取名天启。

我每做一件善事,都会随时用笔记下;你母亲不会写字,所以每做一件善事,都用鹅毛管,印一红圈在日历上。如送食物给穷人,或买活的东西放生,都会记圈。有时一天多到十几个红圈呢!就这样继续行善积德,只用了二年的时间,三千善事就完满达成了。又请性空和尚等,在家里做回向。到那年九月十三日,又起求中进士的愿,并许下做一万件善事的大愿。

经过了三年,我就考中了进士,当了宝坻知县。从此就备置笔记本於公事桌上,名「治心篇」。交待看门人,不论善恶之大小,也一定要记在治心篇上。到夜里,在庭中摆了桌子,穿了官服,仿照赵阅道焚香祷告天帝。

你母亲见所行善事不多,经常担忧的说:「以前在家乡,互相行善,三千之数很快就完成。现居衙门里没有什么善事可行,何日才能达成一万善事之愿呢?」

有一夜里我偶然做梦,见到一位天神。我就将一万条善事不易做的缘故,告诉了天神。天神说:「就只是你减钱粮这件事,一万条善事,已经足够抵充圆满了。」原来宝坻县的田租甚高,每亩本要收银二分三厘七毫,我就把全县的田地整理一遍,减收至一分四厘六毫,这件事确是有的,但亦觉得奇怪。怎么这事会被天神知道,并还疑惑只这件事怎可抵得一万件善事。

那时恰巧幻余禅师从五台山到宝坻县来,我就将梦里的事向他请教。禅师说:「只要真诚为善,切实力行,就只一善也可抵万善了。何况全县减租,万民受福。」我听了禅师之话,立刻把我所得的薪俸捐出,请禅师在五台山斋僧一万人,并把斋僧功德回向。

孔先生算我的命,到五十三岁,应有灾难。我虽没祈天求寿,那年竟然一些病痛都没有。现在已六十九岁了。书经上说:「天道是不容易相信的。人的命,是没一定的。」又说:「人的命没有一定,是靠自己造的。」这些都不是假话。从此我深知:「凡是说人生祸福惟天定者,必是凡夫俗子。若说祸福凭心定,贤达能安命者,必是圣贤毫杰。」

六、谦谦君子道可得

你的命运将来不知道会怎么样。就算命中该荣华富贵,还是要常当不得意想。就算碰到顺当吉利时,还是要常当不称心如意想。就算眼前丰衣足食,还是要当没钱用,没有屋住想。就算你家世代有大声名,人人看重,还是要常当做低微想。就算你学问高深。还是要常当做粗浅想。〔这六种想法,是从反面来看问题,能这样虚心,道德自然增进,福报自会增加。〕

讲到远,应要想把祖宗的德行,传扬开来;讲到近,应要想父母若有过失,要替他们遮盖起来。〔此处说孟子『父为子隐,子为父隐』的大义。〕讲到向上,应要想报答国家的恩惠;对下,应要想造一家的福。对外,应要想救济旁人的急难;对内,应要想预防自己的邪念与邪行。〔这六种想法,都是从正面来肯定问题,能常如此存心,必成正人君子。〕

一个人必须要每天都知道自己所犯的过失,这才能天天的改过。自以为心安理得,没错可改,这样就没有进步了。天底下聪明俊秀的人实在不少,然而他们在道德上不肯用功去修,事业不用功去做;就只为了「因循」两个字,得过且过,不想前进,就这样耽误了一生。

云谷禅师所说的立命之道,实在精深至远,至真至正的道理。希望你要仔细研思,还要尽心尽力去做,切不可把大好的光阴白白虚度。

以上就是了凡四训的讲解翻译了,我们修行了凡四训的时候还是要自己去思考其中的含义,这样我们才能够知道这部书讲述的是什么的。

本文链接:了凡四训讲解翻译

上一篇:看了凡四训心得体会

下一篇:了凡四训序文讲记